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件正文
诉求书
姓名: 马承爱
标题: 诉求书
内容:
诉求书 致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政府刘区长: 尊敬的刘区长,您好!本人叫马承爱,是日照市东港区涛雒镇马家村村民,我的父亲马世正只生养了四个女儿,作为小女儿的我与高兴宣结婚,父母招高兴宣为养老女婿。我父亲名下有房屋四间、房场一处,房屋坐落于马家村中东部,即现在的东西大街,马先仕、马先坤门前、大街中央。1985年村委为改善交通,让村民进出方便,决定通大街。当时的村两委(村党支部书记马世海、村主任马承善)为了通大街把我的房屋四间及房场一处拆除了,当时我的要求是把大队会议室(现在的牟善章门市部)赔偿给我,村主任马承善当时未给予答复,说以后用别的方法给予补偿,但一直未给予赔偿。后来村两委将我的四间房屋及一处房场强行拆除,通了大街。 1986年冬季村两委换届牟善福任村支部书记,当时马承善把拆除我的四间房屋及一处房场通大街未给予补偿一事向牟善福明确交代过,并且当时我向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牟善福讨要过补偿未果。 1996年村支部书记牟善福主持拓宽南北大街,大街东西近二十户村民各拆除了一间房屋,当时这些村民都得到了高额补偿。我又去讨要,牟善福以种种借口予以推脱,村两委对我的补偿一直没有兑现。 2017年东港区人民政府决定对马家村进行全部拆除。遵照国家政策公平、公开、公正、透明的原则,尊重历史、面对现实的政策,我应该享受到补偿的待遇,而现在我没有享受到。 本人多次要求本村村两委及拆迁工作组给予解决,但是村两委及拆迁工作组一直拖而不决。2017年11月份本人开始到涛雒镇信访办公室信访寻求解决,但是涛雒镇信访办公室一直没有正式受理,每次去都是口头说让在家等待办理,前前后后总共跑了涛雒镇信访办公室十几趟,长达6个月的时间一直在欺骗我一个年近70岁的老太太。本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于2018年5月26日将问题上访至日照市人民政府信访局,6月6日本人接到涛雒镇信访办公室工作人员通知信访事项已正式受理,8月1日前办结并书面通知。7月30日本人收到处理意见,处理意见如下:按1985年承诺的补偿金900元,12的年息,从1985年1月至今计算,共计支付你户补偿金本息4527元。本人对本处理意见不认可,认为既然从1985年开始长达30多年的时间村两委都没有兑现对本人的补偿,就不能再按照当时的价格补偿。因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物价已经今非昔比,工资水平及物价一直是指数级增长。1985年的900元可以建造5间很不错的房子,而现在补偿给我的4527元连1平方米的房子都建不了。反之,如果当时本人不顾全大局,坚持不拆除自己的房子,是不是现在可以得到全额补偿?。因此本人对上处理意见不认可并再次上访,本人于8月6日接到涛雒镇信访办公室通知,涛雒镇王姓镇长及信访办工作人员以本人信访事项为财务纠纷为由答复不予受理,并说处理意见是本村村两委出具,与他们无关。本人对涛雒镇政府的说法及做法极为不理解并表示极大愤怒,我为改善村里交通拆掉了自己的房子理应得到补偿,怎么就成了财务纠纷了?对此本人认为政府要以百姓之心为心,不应该这样推脱。被逼无奈本人只能再次上访,期盼能够给予公平补偿。 信访人:马承爱 高兴宣 2018年8月
咨询时间:
2018-08-08 18:48:29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回复内容:
经涛雒镇了解,针对来信人反映的问题,通过召开信访听证会了解到,1985年马家村集体进行村庄规划通街,将在规划街道上的来信人父亲四间老屋拆除,时任村“两委”干部作出给予来信人家900元作为一次性经济补偿的处理意见。但由于马家村集体经济薄弱,对该补偿处理意见一直未能落实。2017年马家村整体拆迁结束后,来信人又提出补偿问题。
经马家村“两委”会研究,将1985年所欠来信人家的拆迁补偿金800-900元,按照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参照周边村庄解决此类问题的做法,决定按照补偿金欠款本金900元,12%的年息,从1985年1月至今计算,共计支付补偿金本息4527元。
来信人如果对本答复意见不满意,因来信人和村委是债务纠纷,请来信人依法到东港区人民法院通过诉讼解决。
处理时间: 2018-08-14 15:05:09
处理部门: 区长信箱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